热点关注
真正的疗愈

发布:天启樱宁    时间:2017-07-17 09:10:40

什么才是真正的疗愈呢?

朋友圈里有这样一段话:

“当代精神分析学家Nancy McWilliams说过:心理咨询的目标并不是制造一种廉价的甚至虚幻的开心,恰恰相反,它应当致力于让来访者有更高的内省力,更强的自主感,更符合现实的自尊,更清晰地认识并处理自身情绪的能力,面对困境时更强的自我力量以及自我协调性,爱的能力,工作的能力,以及成熟依赖的能力。最终的目标,是进入一种她称之为“平和”的心境。而那也许是一个人毕生的追求。而以上所有这些,都是以现实作为基础。仿佛一个人光着脚走在大地,他脱掉脚上的鞋,不光能感受到大地的温暖,也可能会饱尝砂石的粗粝。如果一件事是让人痛的,那么一个真正健康的人就应该感受到痛,而不是痒,不是无感觉,不是嘻哈大笑。心理咨询只是疗愈的一种选择。我常常说,做出这种选择必须慎重,因为这个过程并不愉快,需要承担风险,也需要付出代价。而在我看来,人生中一切符合现实的选择莫不如是。如果某种疗愈的方式只提供简便而热烈的狂欢,那么,最好小心为上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Nancy的结论具有更强的普适性:一味强调开心的,往往不再是真正的健康。

“心理咨询的目标并不是制造一种廉价的甚至虚幻的开心”——一部分来访者对心理咨询认识的误区是:“通过咨询我就不用烦恼、不用痛苦,永远轻松快乐下去了。”

“致力于让来访者有更高的内省力”——很多时候,来访者会认为咨询师通过交谈甚至只是看(很多朋友在知道我是心理咨询师后会说:“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”等诸如此类)就会知道来访者问题的答案,于是完全将探索问题的任务交给咨询师,在谈到很多问题的时候便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

然而咨询的过程是陪伴来访者慢慢提高自身的内省力(我们通常说的觉察),清晰自己。国内知名的心理咨询师武志红也说到过:“我越来越深信,觉察就是一切。一旦觉察到我们的问题是什么,我们立即就会获得解脱。当然,接下来,我们还要把这种解脱在生命中活出来。不过,一旦觉察到了问题的真相,这种‘如何做’的问题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而假若觉察不到问题的真相,急着去寻找‘如何做’的办法,就常常是事倍功半,甚至是歧路。”

“更强的自主感”——咨询中常出现的情况是“老师,你告诉我怎么办吧?”Ta不知道怎么办,或是内在有太多的声音“你该这样”、“你该那样”而无从选择。

设想如果咨询师每次都告诉来访者该怎么办,那“更强的自主感”从何而来?“授人鱼不如授人渔”,咨询是“授人渔”而不是“授人鱼”,当然这是一个比喻,“授”可能不是很恰当,但“鱼”和“渔”能比较形象地说明我想谈的这一点。既然是“授人渔”,那么“更清晰地认识并处理自身情绪的能力,面对困境时更强的自我力量以及自我协调性,爱的能力,工作的能力,以及成熟依赖的能力”就完全有可能实现。

“以现实作为基础。仿佛一个人光着脚走在大地,他脱掉脚上的鞋,不光能感受到大地的温暖,也可能会饱尝砂石的粗粝。如果一件事是让人痛的,那么一个真正健康的人就应该感受到痛,而不是痒,不是无感觉,不是嘻哈大笑。”——这和我谈的第一点相呼应,心理咨询不是让你永远轻松快乐,而是更真实地和自己相联结。举例来讲,我们可能被教育地坚强勇敢,所以当我们遇到挫折会压抑伤痛、强忍泪水,甚至自己都把自己给“骗”了,在意识层面感受不到任何的悲伤,但身体却可能出现胸闷、气短等不适反应。或是我们被规范地文明有素质,所以当一有所谓阴暗的想法出现,就拼命压抑、极力排斥,结果出现其他一些心理或身体的不适情况。还有很多学生为了努力学习甚至会忽略自己身体的感觉,比如饿了、困了,仍置身体于不管不顾,最后可能自己对吃饭睡觉都失去了判断,出现饮食或睡眠的紊乱。

每一种感觉、每一个想法、每一类情绪都值得被尊重,它是一个信号,告诉你,你身上或心里发生了什么。

“做出这种选择必须慎重,因为这个过程并不愉快,需要承担风险,也需要付出代价。而在我看来,人生中一切符合现实的选择莫不如是。”——所以说选择心理咨询也需要做好承受不愉快的准备,有的来访者会说“有时咨询完,我更加难过了,是不是没效果?”就像上文提到的“如果某种疗愈的方式只提供简便而热烈的狂欢,那么,最好小心为上”,“一味强调开心的,往往不再是真正的健康”。而在《新世界:灵性的觉醒》里也曾提到,只有经历苦难,人才能真正地成长,“受苦会驱使你往内心深处走去”,所以心理咨询并不是一味强调正能量,这个过程很可能会经历痛苦,然而在咨询师陪伴的“有意识的受苦之中,转化就已然存在了”,痛苦就能开花结果,孕育出力量、智慧和爱。也正是咨询师自己经历过痛苦、也接受自己受苦,他才能允许来访者受苦,也接受来访者受苦。而不是提供一个虚拟的不切实际的空间,让来访者暂时逃避现实。

渝ICP备16009970号 Powered by 重庆网站建设